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书论精选 > 正文

追溯源头融汇多种传统艺术 锻造风格关注多元文艺思潮
2013-08-19 01:03: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隶书发展到现在,爱好者不少,有成就者寥寥,存在的问题也不少。主要表现在:一是隶书创作的内涵不足,技、艺、道含量不够。二是技法薄弱,简单,缺少变化。三是临帖不扎实,创作思路不开阔,形不似、神不备。四是经典传承不够,各类养分不能成为隶书创作的要素。五是时代气
  追溯源头融汇多种传统艺术 锻造风格关注多元文艺思潮
  
  ——对当代隶书创作的美学刍议
  
  陶耀文
  
  关键词:当代隶书创作美学刍议
  
  内容提要:
  
  一、 审时度势,明确隶书的发展状况及当前在创作中存在的问题。隶书产生于战国,兴盛于东汉,衰落也在东汉,复兴在清代,又一次衰落在现代(五四运动以后),振兴在当代(主要在世纪之交),寄希望于未来。隶书按其分类,大约分为秦隶、汉碑、汉简、清隶四类。
  
  隶书发展到现在,爱好者不少,有成就者寥寥,存在的问题也不少。主要表现在:一是隶书创作的内涵不足,技、艺、道含量不够。二是技法薄弱,简单,缺少变化。三是临帖不扎实,创作思路不开阔,形不似、神不备。四是经典传承不够,各类养分不能成为隶书创作的要素。五是时代气息不浓,不能较好的用传统技法表现个性情感和时代需要。六是风格单调,缺乏流派。七是理论创作严重滞后,隶书理论更加匮乏,对隶书创作缺乏指导性等等。一句话:缺乏融合,缺乏经典,缺乏创新,缺乏开天辟地的智慧、信心、和勇气及胆识。
  
  二、 追溯源头,融汇多种传统艺术经典技法。
  
  表现美是需要技术和艺术的,技术是表现具体隶书的点画技巧的,包含怎样写、写什么的问题。艺术是一种技术所表现出来的神韵和美好,包含欣赏和写得好的问题。只有经典里才有技艺,因此,只有不断的向传统的经典碑帖学习,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社会、无愧于人民的隶书作品。
  
  三、锻造风格,关注多元文艺思潮培养和运用。
  
  书法有着共同的美学特征,那就是所有艺术美的共同特性:真、善、美。就书法而言,技艺之真,人品之善,线条之美相辅相成,交相辉映,和谐共存,构成书法审美的主要内容。要攀登真善美的最高境界,需要做艰辛的努力。
  
  四、全面融通,丰富隶书创作艺术的内涵。
  
  要丰富书法艺术的内涵,需要把所有的文化要素和人生阅历以及学养全面融通;把艺术领域所有的感悟和心灵的激情全面融通;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全面融通;把传统和现代、继承和创新、经济和人文、信息与变革全面融通。只有融通,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就是一个多元的艺术表现时代,隶书创作在多元融合的艺术舞台上将会一枝独秀。
  
  五、锐意创新,做隶书艺术美学创作的忠实践行者。
  
  “每个时代都通过自己的艺术家和思想家发出自己特有的声音,反映那个时代特有的面貌,表现那个时代特有的思想感情和审美意趣。书法艺术虽然不能最直接的展示这些要素,但时代的审美趋势对作品潜移默化的作用是不能否认的”(张继语)。“可以肯定的说,不变是相对的,变是绝对的,是必然的。纵观历代书法大家,哪个不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变出来的”(张继《试论变在书法创作中的必然存在》)。
  
  正文:
  
  在行草盛行,楷书发热的当代,隶书在今天悄然兴起,不光是新一届书协主席换成了写隶书的大家,今年举办的第二届隶书展暨隶书论坛为进一步振兴隶书,拓宽隶书的发展道路,在全国的大江南北,黄河两岸,塞北西域,海内外着实烧红了隶书创作的一把火,隶书以崭新的姿态接受书法爱好者的青睐。冷静思考,隶书冷却的时代尚未褪尽,隶书温热的程度还欠火候,如何举起在当代振兴隶书艺术的旗帜,让隶书艺术实现科学发展,这是每一个书法理论家和书法爱好者的神圣职责,也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必然要破解的命题。想了很多隶书创作未来的发展道路,路径很多,但又很乱,最后在隶书论坛要截稿的逼迫下,不得不茫然写下了这个命题:追溯源头,融汇多种传统艺术;锻造风格,关注多元文艺思潮。对当代隶书创作的美学思想进行刍议。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谈写粗浅的看法。
  
  一、审时度势,明确隶书的发展状况及当前在创作中存在的问题。
  
  隶书产生于战国,兴盛于东汉,衰落也在东汉,复兴在清代,又一次衰落在现代(五四运动以后),振兴在当代(主要在世纪之交),寄希望于未来。隶书按其分类,大约分为秦隶、汉碑、汉简、清隶四类。隶书上承前代篆的规则,下开魏晋南北朝隋唐楷书之先河,秦隶是篆书到隶书的过渡时期,一般叫古隶,西汉后期到整个东汉,隶变已经完成,隶书正式定型为国书,一般叫汉隶。隶书的实用性和艺术性历经两千多年长久不衰,它是我国书法艺术长廊中的一颗璀璨明珠,在汉代曾有“何以礼义为,史书而仕宦”的民谚,意思是只要能写好隶书(汉代叫史书)就可以为官为宦,因此,当时隶书成了书法家入仕的手段。汉简是民间文字,因而书写随便,不拘行迹,草率急就者居多,风格也多样,大量在西汉时居多。清隶是在汉隶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很多书家自立门户,独树旗帜。隶书的写法正如一首短诗所云:“枯老古拙,如龟如鳖,燕不双飞,蚕不二设。”
  
  隶书发展到当代,随着清末明初的一些碑学大家相继去世,经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化破坏,虽然在八十年代有了些碑帖结合的繁荣,但是没有看到能发挥出大师光芒的人物,赵正的简牍隶书,翟万益的甲骨入隶,刘文华的汉碑融合,张继的碑简结合、隶篆结合、清汉隶结合,周俊杰的褒斜道摩崖,张海的草隶等,都是当代隶书创作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艺术风格。在艺术风格的塑造上,张继作为年轻的隶书大家,有深厚的传统积淀和追求美的创新意识,路子走的宽也走的远,风格更加鲜明。他们具备我们向他们学习创作的素质和条件,这面旗帜将引领我们走的更快、更远!
  
  隶书发展到现在,爱好者不少,有成就者寥寥,存在的问题也不少。主要表现在:一是隶书创作的内涵不足,技、艺、道含量不够。二是技法薄弱,简单,缺少变化。三是临帖不扎实,创作思路不开阔,形不似、神不备。四是经典传承不够,各类养分不能成为隶书创作的要素。五是时代气息不浓,不能较好的用传统技法表现个性情感和时代需要。六是风格单调,缺乏流派。七是理论创作严重滞后,隶书理论更加匮乏,对隶书创作缺乏指导性等等。一句话:缺乏融合,缺乏经典,缺乏创新,缺乏开天辟地的智慧、信心、和勇气及胆识。
  
  二、 追溯源头,融汇多种传统艺术经典技法。
  
  表现美是需要技术和艺术的,技术是表现具体隶书的点画技巧的,包含怎样写、写什么的问题。艺术是一种技术所表现出来的神韵和美好,包含欣赏和写得好的问题。只有经典里才有技艺,因此,只有不断的向传统的经典碑帖学习,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社会、无愧于人民的隶书作品。
  
  追溯源头,传统经典很多,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等,通过学习甲骨文追溯象形与古拙,学习金文的金笔钢线,学习篆书的结字和谐美与线条的刚劲疏朗,学习楷书的运笔的沉着和严谨的法度,学习行书运笔的提按和书法气息的照应,学习草书的神韵和抒情。从隶书本身的比较中,扬长避短,优化组合,为我所用。单就隶书体大约分为秦隶、汉碑、汉简、清隶四类,经典碑帖穷其一生也不能熟练掌握,但就精髓的吸收不能因为缺少,一个帖里只要有一点借鉴的东西被你吸收,你的进步会与日俱增、与时俱进。
  
  就拿汉隶来说:至今发现的碑刻墨迹就有三百余种,除过西汉的简牍,东汉的隶书规范多样,美不胜收。最著名的有《开通褒斜道刻石》、《石门颂》、《乙英碑》、《礼器碑》等碑使汉隶正式定位,《鲜于璜碑》、《华山碑》、《史晨碑》、《西峡颂》、《张迁碑》《曹全碑》等使东汉的隶书在规范的条件下,艺术创造达到了高峰,它们集中体现了汉隶在形式美、艺术美、实用性等方面的突出成绩,确立了隶书作为一个时代书体的重要地位,铸就了隶书创作精彩纷呈和百花齐放的辉煌历史。它们所表现出来的艺术创作上的形式美:“单纯齐一、对称均衡、调和对比、比例关系、节奏韵律、多样统一”(张又栋语);还深刻表现出艺术作品所具有的美学形态:“崇高、优美、悲剧、喜剧。”(张又栋语)。如:《张迁碑》、《西峡颂》、《鲜于璜碑》等是崇高形态的作品,《礼器碑》、《乙英碑》、《华山碑》、《史晨碑》是属于优美形态的作品。它们的隶书美学共同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和”、“中庸”之美。而“中和”的是相对的,空间比较大,这就给汉隶创作提供了很大的余地,汉碑千碑千面,各俱风格,就是在广阔的审美意识主导下,书法创作才发挥了张扬个性的魅力。
  
  传统经典技法也包括传承和学习各类书体及隶书创作的审美要素:笔法、字法、章法、墨法等技法特征。笔法中用笔有偏锋、正锋、搭锋、藏锋、回锋、露锋等,“笔着智商,无过轻重急徐,偏正曲直,然力轻则浮,力重则钝,急用则滑,徐运则滞,偏运则薄,正用则板,曲行则若锯齿,直行又近界画者,皆由于笔不灵便,而出之不自然耳”(沈宗骞《芥舟学画编》)意思说用笔既要灵活,又欲出于自然,实为难事。“能用笔便是大家、名家,必笔笔有活趣”(清人《书法秘笈》)。古今论笔法者众,在此不再例举。隶书的笔法讲究逆入波出,用笔沉着。在几种书体中,笔法基本是相似的,因此孙过庭《书谱》中有“用笔千古不易”的论断。字法中孙过庭《书谱》中有“结字因时而异”的论断。字法各类书体要求不同,同一书体内风格又各异,主要技术有奇正、疏密、宾主、参差、虚实、向背、变化、裹束等,在此不再例举。章法技术有王羲之“意在笔先,然后做字”的论述,他在《笔势论》中强调“分间布白,远近宜均,上下所得,自然平稳”等等。是说章法宜平,行气宜直承上启下,左右映带,一气呵成,合乎自然。孙过庭《书谱》中又云:“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说的是一副字中结字贵有变化,但必须有一种统一和谐的笔调和风格。关于墨法,字体不同,要求不同,但有共性,就是为了书法的美学体现,必须在用墨上有变化,讲究浓、淡、干、湿、燥、润等墨色的变化,把水、纸、笔协调统一起来,用一定的速度变化来掌控,为书法审美服务。这些审美要素的建立,必然为书法的大美的构建打下坚实的基础。
  
  三、锻造风格,关注多元文艺思潮培养和运用。
  
  书法有着共同的美学特征,那就是所有艺术美的共同特性:真、善、美。就书法而言,技艺之真,人品之善,线条之美相辅相成,交相辉映,和谐共存,构成书法审美的主要内容。要攀登真善美的最高境界,需要做艰辛的努力。有共性就有个性,书法个性的艺术化就是书法的风格,一个书法家的风格,是由先天的秉赋和后天的培养及他的生活道路和生活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形成的。风格即人格,个性表现的是习惯和先天的秉赋,而风格表现的是学养,后天的训练尤为重要,在艺术创作中,个性表现的是“野”,风格则表现的是“雅”。学习经典作品,就是要把自己的个性消融在自己的风格中,即把个性艺术化。
  
  风格是有传承关系的,关键是你的书法创作往那个文艺流派上靠,怎样靠?靠到什么程度?这是技术问题,也是审美问题,“道”指“书道,有“技”的层面,主要是技术的锻炼和融会贯通,也有“艺”的层面,指书法家个人的艺术学养、境界、情趣。一个书法家如果缺少文化的滋润,缺少学养、情趣和境界,就失去了书法的灵魂和神采。苏轼说“技进而道不进则不可,少游乃技道两进也”。“书者如也”,“书为心画”就是说“道”在书法创作中的审美作用的。因此,具备“技道两进”的素养,无论什么风格,何种流派,哪个思潮,真正美的书法艺术会得到广泛的认可和赞许的,会超越宗派、超越思潮、超越主义的。在当前隶书缺乏主义、思潮、流派的情况下,要积极培养主义、思潮、流派的形成,流派纷呈的状况下,容易互相学习,互相促进,互相帮助,有利于隶书的主创者要积极探寻令人神往的艺术世界,只要努力,隶书创作一定会满园春色,景色宜人,百花争艳。
  
  我在《书法导报》看到夏廷献的一篇文章,《从“不是书”中领悟“书”》,文章提到了八个“不是书”:即“重改不是书;不依法不是书;不入形不是书;不能输我之心不是书;状如算子不是书;未接书意者不是书;任笔为体不是书;凭文按本不是书”。这八个不是书的论断,从八个方面反面印证了什么是“书”的辩证关系,值得我们反思。
  
  四、全面融通,丰富隶书创作艺术的内涵。
  
  在书法发展到实用性弱化的今天,书法的艺术性的功能扩张势在必行,注重作品艺术性的审美意识必然上升,这个现象的出现,给我们学习隶书创作,扩展隶书创作天地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当代书法进入审美这种单一的层面的境界追求书法的艺术性已成为当代书法创作的主流意识,无论是曾经出现过的“新古典主义”,还是主张“书宗性灵”的艺术书法,还是引人注目的“新帖学”,或者在民间书风和碑学为主题的“流行书风”,或者重理性和形式美“学院派”书法,以及追求拙朴艺术形式的新奇书写形式的“现代派书法”等流派和思潮,都把书法认识扩展到书法是线条艺术、笔墨艺术、黑白艺术、空间艺术、视觉艺术的审美范畴,追求书法艺术的神采和美学品味。要丰富书法艺术的内涵,需要把所有的文化要素和人生阅历以及学养全面融通;把艺术领域所有的感悟和心灵的激情全面融通;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全面融通;把传统和现代、继承和创新、经济和人文、信息与变革全面融通。只有融通,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就是一个多元的艺术表现时代,隶书创作在多元融合的艺术舞台上将会一枝独秀。
  
  任何书体的创作都需要融通,隶书创作也不例外。就清代来说,他们的成功的隶书创作经验,给我们提供了借鉴:郑谷口以草法入隶,金农以吴碑为隶,邓石如以篆法入隶,伊秉绶以颜法入隶‘何绍基取法诸家成己意,赵之谦加以北碑法,吴昌硕参以《石鼓》等等。这些隶书大家的辉煌较之当代,均有不俗的光芒,成就的取得,就是不断向传统学习,向当代借鉴,向其它艺术和自然融合的结果。因此丰富隶书艺术的创作内涵,卓然自立,超越古人,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也是艺术发展的必然规律。
  
  “古不乖时,今不同弊”,既要继承传统,又要融入时代风尚,还要突出个性风格。只有这样,才能经受历史的检验,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不朽杰作。
  
  当代著名评论家周俊杰在他的论文中精辟的概括道:“书法各派并存是书法发展的保证。面对古典中的碑帖、民间书法及东西方艺术,我们如何吸纳、融汇,从而创造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书法面目,这是书法发展的核心问题。主流艺术与风格多样化并存的问题。”这便说出了书法发展“以古典为根,以创新为手段,以追求个性为目的”的审美倾向。
  
  五、锐意创新,做隶书艺术美学创作的忠实践行者。
  
  “每个时代都通过自己的艺术家和思想家发出自己特有的声音,反映那个时代特有的面貌,表现那个时代特有的思想感情和审美意趣。书法艺术虽然不能最直接的展示这些要素,但时代的审美趋势对作品潜移默化的作用是不能否认的”(张继语)。“可以肯定的说,不变是相对的,变是绝对的,是必然的。纵观历代书法大家,哪个不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变出来的”(张继《试论变在书法创作中的必然存在》)。结合我论述的观点,在隶书审美中,运用融通传统的各类手段进行创新,完成了以追求个性为目的的书法作品,贻笑于大方之家,也算是对隶书创作美学意识的尝试。
  
  创作说明:该件作品系九尺四条屏通屏,采用纵成行横有列的章法,风格以《石门颂》的体势开张为基调,表现豁达雄强、气度宽博、圆润舒展的摩崖神韵,参合篆书的部分结体,运用隶书的笔意,结合张迁碑的一些古拙雄奇,变中寓巧的笔法特征,运用简牍线条圆润、劲健,发力求势的情趣,墨色变化呈A状。形成以秦篆为质,以汉隶为体,以简牍为趣,以石门为势,以张迁为意的隶篆相参、简碑结合,突破定势,跳荡豪迈,错落有致,沉着痛快,融会贯通的作品。主旨是谋求隶书的变化在篆意中求质古,在简书中求活趣。形成了清劲俊爽、节奏明快的灵动之美;折中求转,奇正互补、左右顾盼的和谐之美;结体奇特、意趣古雅的古拙之美。
  
  附:陶耀文创作作品一副。


  
  参考书目:张荣生《创作经验选编》
  
  张敏的《书法创作技法》
  
  杨代欣的《中华书艺技法大典》
  
  刘小晴的《中国书学技法评注》
  
  《书法导报》等
  

相关热词搜索:追溯 源头 融汇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浅议《张迁碑》结体特征及在创作中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