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书论精选 > 正文

浅议《张迁碑》结体特征及在创作中的运用
2013-08-19 01:03: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张迁碑》的结体特征。我认为《张迁碑》的“结字法”主要是因字立形,自然多变,扁、方、长结合巧妙、古拙雄奇。总体感觉是:方正、厚重、雄强、古拙、奇巧。概括起来有“方、活、奇、拙、巧、趣、敛、变”八个特征。
  浅议《张迁碑》结体特征及在创作中的运用
  
  陶耀文
  
  关键词:《张迁碑》结体特征创作运用
  
  内容提要:
  
  一、《张迁碑》的结体特征。我认为《张迁碑》的“结字法”主要是因字立形,自然多变,扁、方、长结合巧妙、古拙雄奇。总体感觉是:方正、厚重、雄强、古拙、奇巧。概括起来有“方、活、奇、拙、巧、趣、敛、变”八个特征。
  
  (1)端庄朴茂,方正蕴藉。《张迁碑》的字形一般为正方、扁方、长方,而且四角撑满,笔画茂密,这是其结体解决“方”的问题的关键方法,具体要体现在起收笔要方,转角处要方。体现了一个“方”字。
  
  (2)因字立形,收放灵活。《张迁碑》的字形在收放的处理上灵活多变,大小听其自然,极尽字的真态、憨态。使《张迁碑》的古拙厚重特性得以充分体现。体现了一个“活”字。
  
  (3)挪让参差,正攲错落。主要表现在左右结构的字上,或左高右低,或右高左低。一字之中,笔画或长或短,偏旁当中或大或小,空间或虚或实,左右挪让,笔画参差,构成了《张迁碑》结体生动奇崛的字形。体现了一个“奇”字。
  
  (4)重心多变,稚拙可爱。一是中宫紧缩,气居于中。二是重心向下,上松下紧。三是重心上移,上紧下松。《张迁碑》的结体就像一个半蹲不立的人,伸展不开手脚,通过重心的变化,使得字形稚拙可爱。体现了一个“拙”字
  
  (5)反向协调,呼应巧妙。线条方向的变化引起字的结构之间的相向、相对、倾斜、支撑、照应等不协调而产生在审美上的协调关系。充分表现了《张迁碑》的结体的不拘一格,巧拙天然的魅力。体现了一个“巧”字。
  
  (6)结构倾斜,变形有趣。《张迁碑》的结体大多数是倾斜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是《张迁碑》的结体不同于其它汉隶的特殊之处。是汉隶拙中寓趣的生动表现。体现了一个“趣”字。
  
  (7)外紧内松,劲气内敛。《张迁碑》不论是结体还是用笔都含蓄内敛,给人引而不发的感觉,笔画似到未到,结构外紧内松,体现了一个“敛”字。
  
  (8)同字异形,体势多变。《张迁碑》有十五个“之”字,与《兰亭序》中二十多个“之“字一样,《张迁碑》的结体同字同部的很多。体现了一个“变”字。
  
  二、《张迁碑》偏旁部首的结体特征之比较。
  
  偏旁部首适用于很多字形,是汉字的公共部分。习练好偏旁部首能起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作用,准确掌握偏旁部首的结体技法特征和规律,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1)木字旁和提手旁的比较。焦点:有无勾法,竖画的截断,位置的高低。
  
  (2)单人旁和双人旁的比较。焦点:有无勾法。
  
  (3)示字旁和衣字旁的比较。焦点:示字旁头上的两横是古文“上”字,写隶书是从篆法,上点应该写成横,如果竖写则是错误的;衣字旁从篆法是个人头,应该竖写。
  
  (4)文字头、宝盖头、言字旁、广字头上面一点的写作技法之比较。
  
  (5)左耳旁和右耳旁的比较。焦点:应该记住“左阜右邑”的书论。
  
  (6)火字底和四点底的比较。焦点:这里要讨论的是四点底在不是有生命体的下面可以写成火字底,但火字底一定不能写成四点底。
  
  (7)殳字旁和反文旁的比较。焦点:很多时候,“攵”可以写成“殳”,如“数”、“敦”字,但是“殳”绝不可以写成“攵”。
  
  还有“竹字头”和“草字头”的比较,
  
  三、《张迁碑》独体字的结体特征之比较。
  
  (1)“之”字与“必”字的比较。
  
  (2)“山”字与“出”字的比较。
  
  (3)“左”字与“右”字的比较。
  
  (4)“王”字与“壬”字的比较。
  
  (5)“日”字与“曰”字的比较。
  
  四,《张迁碑》的结体特征在书法创作中的应用。
  
  书法创作是需要动用大量书法信息储备的综合行为,即需要“笔法,字法,墨法,章法”诸要素的。就“字法”这一项的而言,我认为应该把握好以下四种方法:
  
  一是集字法。二是拼字法。
  
  三是查字法。四是借字法。。
  
  正文:
  
  《张迁碑》刻于东汉灵帝中平三年(186年),碑原存山东东平,现存山东泰安岱庙,碑阳和碑阴都刻文,碑阳十五行,每行四十二字,碑阴三列二十二行,碑额十二字似篆若隶,风格与正文不同,全碑共五百八十余字,主要内容是为张迁纪事、颂功、铭德的。《张迁碑》的字形基本走出西汉隶书篆意的束缚,结构方扁,平稳匀称,它是我们看到的汉隶名帖中最晚的一个,八十多年后的《谷朗碑》楷法已成,隶意已漓,可以说它是汉隶的最后的辉煌,用笔已开魏晋风气,与唐代的楷书具有相似的审美趣味,故有人称之为“隶中之楷”。正因为如此,它的字形不合规律,时扁时长,时大时小,用笔方中有圆,劲而内敛,气韵雄浑沉穆、巧拙相生,深得古趣。历代书家对它的评价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
  
  《张迁碑》是汉隶中写意风格特征最明显的碑刻之一。书法艺术由“笔法、字法、墨法、章法”组成的艺术。“字法”决定书法的风格特征,今天研究它的结体特征,就是研究它的结字方法和风格特点,这对运用《张迁碑》的结体特征来推动隶书的创作和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性和指导性。
  
  一、《张迁碑》的结体特征。书法的结体,就是“字”这一系统的各个组成部分的位置及其相互关系(字的布白、间架),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结体法”、“字法”。它的艺术原则是“自然法则”,它的审美原则是“形神兼备”,具有生动(生命力)的体势。“字法”是以一个字作为整体进行研究的,关注的是一个字中点画线条间的构成关系(字形体势);而“章法”是以整幅作品作为整体进行研究的,关注的是一篇当中字间、行间的构成关系。因此,“字法”也叫“小章法”。《张迁碑》的‘结体法’前人论述很多,我认为它的“结字法”主要是因字立形,自然多变,扁、方、长结合巧妙、古拙雄奇。总体感觉是:方正、厚重、雄强、古拙、奇巧。概括起来有“方、活、奇、拙、巧、趣、敛、变”八个特征。
  
  (1)端庄朴茂,方正蕴藉。《张迁碑》的字形一般为正方、扁方、长方,而且四角撑满,笔画茂密,这是其结体解决“方”的问题的关键方法,具体要体现在起收笔要方,转角处要方。横平竖直,转折方直挺劲,端庄沉稳。如“国”字(见图1)、“荒”字(见图2),荒字中间的“亡”部横向拉长,末笔紧缩,第一撇画变竖,整个字形控制在方形之内,形成方正端庄的态势。体现了一个“方”字。
  
  (2)因字立形,收放灵活。《张迁碑》的字形虽然以方形为主,但在收放的处理上灵活多变,大小听其自然,极尽字的真态、憨态。上下结构的字体态修长,左右结构的字多属扁方,独体字端庄敦厚。如“旧”字(见图3)、“性”字(见图4)、“小”字(见图5)等,字形收放的处理恰当有度,才使《张迁碑》的古拙厚重的特性得以充分体现。体现了一个“活”字。
  
  (3)挪让参差,正攲错落。主要表现在左右结构的字上,或左高右低,或右高左低。一字之中,笔画或长或短,偏旁当中或大或小,空间或虚或实,左右挪让,笔画参差,构成了《张迁碑》结体生动奇崛的字形。如“唯”字(见图6)左高右低,“外”字(见图7)右高左低,“温”字(见图8)、“焕”字(见图9)挪让参差多姿,而且笔画夸张,字形生动奇险。体现了一个“奇”字。
  
  (4)重心多变,稚拙可爱。一是中宫紧缩,气居于中。它不同于平稳匀称的字,而是注重将字的重心收紧居中,四周相对伸展,如“垂”字(见图10)、“命”字(见图11)等;二是重心向下,上松下紧。这类字因违背字的结构规律而显得稚拙可爱,像头大身小的儿童,又如一个半蹲不立的人,伸展不开手脚,如“幕”字(见图12)、“帝”字(见图13)等。三是重心上移,上紧下松。这类字写得灵巧,舒展空灵,如“月”字(见图14)、“周”字(见图15)。《张迁碑》的结体通过重心的变化,使得字形稚拙可爱。体现了一个“拙”字
  
  (5)反向协调,呼应巧妙。《张迁碑》的结体变化相当丰富,主要由字的线条方向的变化产生的点画之间的审美反应,线条方向的变化引起字的结构之间的相向、相对、倾斜、支撑、照应、呼应等不协调而产生在审美上的协调关系。如“景”字(见图16)上部“日”字右下倾,下部“日”字右上倾,两个“日”字的各一角向中间的主笔一横靠拢,虽斜但稳。还如“间”字(见图17)、“勋”字(见图18)等。充分表现了《张迁碑》的结体的不拘一格,巧拙天然的魅力。体现了一个“巧”字。
  
  (6)结构倾斜,变形有趣。《张迁碑》的结体大多数是倾斜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是《张迁碑》的结体不同于其它汉隶的特殊之处。它分为左倾斜和右倾斜两种,主要是因为字的重心偏离中心而靠向一边,而重心的偏离,往往是由一个笔画或局部的特殊走势、特殊易位,或轻重、或粗细、或长短的变化造成的。这种倾斜也是由局部的夸张造成的,当然重心在中心线的上下移动也是局部夸张的结果。“以”字(见图19)、“略”字(见图20)中“口”部与“田”部的夸张,“远”字(见图21)的飞扬之势取决于“土”部的夸张。这是《张迁碑》的结体最为生动的地方,是汉隶拙中寓趣的生动表现。在学习中一定要体会大汉盛世道法自然、随心所欲、唯我独尊的恢宏气势在书法艺术中的反应。体现了一个“趣”字。
  
  (7)外紧内松,劲气内敛。《张迁碑》不论是结体还是用笔都含蓄内敛,给人引而不发的感觉,笔画似到未到,结构外紧内松,没有放纵飘逸的笔画,更没有随意轻浮的结体,作为主笔的燕尾尽势而内敛,如“建”字(见图22)、“进”字(见图23)。如有放纵之笔,都有堵气把门的笔画与之相对应,如“喋”字(见图24)。把《张迁碑》的结体展现的平和疏朗,静气凝神,厚重雄强。《张迁碑》的结体大多数都表现了这个意境。体现了一个“敛”字。
  
  (8)同字异形,体势多变。《张迁碑》有十五各“之”字(见图25),但同字异形,大小有别,方圆异趣,各有情态。与《兰亭序》中二十多个“之“字一样,体现了书者独特的构思和灵活多变的手法。《张迁碑》的结体同字同部的很多。体现了一个“变”字。
  
  二、《张迁碑》偏旁部首的结体特征之比较。
  
  偏旁部首是整个字的结体的一个局部或者说是一个单位或单元,如果说“字法”是“章法”的小“章法”,偏旁部首的结体法也是“字法”的小“章法”。偏旁部首适用于很多字形,是汉字的公共部分。习练好偏旁部首能起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作用,准确掌握偏旁部首的结体技法和规律,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下面就《张迁碑》偏旁部首结体的“个案”作个比较,以便把握共性规律,提高创作质量。
  
  (1)木字旁和提手旁的比较。在《张迁碑》的结体中,木字旁一般写得较小。在竖画的三分之一处写短横,撇捺在下竖线的二分之一处起笔,竖笔不要伸展,省略勾法,或方或圆,或方圆间有。左撇的长度大致跟短横的一样长,右捺变成短捺或一点。木字旁一般居一个字的左上。如“树”字(见图26)、“析”字(见图27)。提手旁一般写得修长,与字的高度一样高。把短挑写成短横,把竖勾一分为二,短横又把十字上竖画一分为二,竖勾的勾不能省略,直竖的勾向左平推方收,竖有扭曲的勾,勾前朝右略倾斜,然后往左上尖收。这个勾打破了“隶书无勾”的论述,如“摄”字(见图28),“提”字(见图29)。焦点:有无勾法,竖画的截断,位置的高低。
  
  (2)单人旁和双人旁的比较。单人旁因字立形,长度与右边的字一样高,撇的形态收笔变化较大,这里不再论述,如“代”字(见图30)、“伯”字(见图31)等。双人旁的变化比单人旁更丰富,它沿袭篆书的一些写法,两撇落笔方、行笔快、身体直,状如楷书,啄势强。竖画多呈弧形,与下撇脱开,方向变化多端,如“从”字(见图32)、“行”字(见图33)等。焦点:有无勾法。单人旁竖画不能写弯,隶从篆,在篆书中单人旁是一个侧面站立的人,腿应该是直的,小腿更不能向前弯曲。双立人在篆法中与人无关,应该是“行”的一半,“行”的篆法竖画是弯曲的,直了反而不对。这是初学隶书的人容易犯的错误,要切记。
  
  (3)示字旁和衣字旁的比较。具体写作技法略。焦点:示字旁头上的两横是古文“上”字,写隶书是从篆法,上点应该写成横,如果竖写则是错误的,如“禄”衣(见图34)字旁从篆法是个人头,应该竖写。清人有横写的,但汉碑中绝无这种写法,学张迁碑,最好从汉碑,如“初”字(见图35)。
  
  (4)文字头、宝盖头、言字旁、广字头上面一点的写作技法之比较。焦点:文字头在隶书中有两种写法,一种是竖点与横的组合,如“高”字(见图36)头的点为房的屋脊,这个点是要竖写的。另一种是平点与横的结合,如“帝”字(见图37)上的一点从篆法“上”字,应该横写。宝盖头上的一点从篆应该是房间的屋脊,全部写成竖点,并且与平盖紧密相连,不要写在空处,如“宣”字(见图38)。言字旁上的一点在《说文解字》中有捂住祸从口出之意,一点从篆全部横写,写成竖点就错了,如“诗”字(见图39)。广字头的点有两种写法,一是张迁碑里的“广”字(见图40),从篆应该写成竖点;另一种在楷书看结体是广字头,而从篆法则是双手持干,隶书从篆应该写成平点,如张迁碑里没有的而其它汉隶中存在的“康”(见图41)、“唐”(见图42)等字,通过大量字形研究,我感觉和楷书里的广字头上一点与字内一竖对接(点下一竖),应把广字头的一点在隶书中写成平点,没有点下一竖的广字头上的一点全部写成竖点。
  
  (5)左耳旁和右耳旁的比较。左耳旁有两种形体,即楷书之形的和篆书之形的,左耳旁在字的结体中形体较小,如“除”字(见图43)、“陈”字(见图44)等。右耳旁形体要大,在字的结体中占近一半的比例,右耳旁不能用篆法写,这是和左耳旁在结体技法上的关键所在。如“郡”字(见图45)、“邵”字(见图46)。焦点:应该记住“左阜右邑”的书论。
  
  (6)火字底和四点底的比较。具体结体技法从略。焦点:这里要讨论的是四点底在不是有生命体的字下面可以写成火字底,这些可以写成火字底的四点在整个字的篆法里从火。如“然”字(见图47)可以写成火字底,而“为”字(见图48)就不能写成火字底,因为四点在字的篆法里不从火,当然不能火烤大象。但火字底一定不能写成四点底。
  
  (7)殳字旁和反文旁的比较。殳字旁上部笔画收紧,框形上宽下窄,撇收捺放,撇笔取竖直势,收笔呈勾形,位置抬高;捺画斜度大,结笔下压,与左部结构的一些笔画相呼应,取势较低。如“数”(见图49)、“敦”字(见图50)。反文旁由上撇捺和下撇捺组成,上撇捺因字设形,下撇捺与殳字撇捺的写法相同。焦点:很多时候,“攵”可以写成“殳”,如“数”、“敦”字,但是“殳”绝不可以写成“攵”。
  
  还有“竹字头”和“草字头”的比较,一般隶书中竹字头用草字头来代替,习惯篆法把竹字头竹叶朝下,草字头把草叶朝上等等。其它汉隶中,把繁体字楷书草字头的“欢”、“观”俩字,在隶书的书写中书写成“文”字头,一点是头上的羽毛,从篆写成竖点。
  
  三、《张迁碑》独体字的结体特征之比较。
  
  (1)“之”字与“必”字的比较。“之”字(见图25)隶书的写法不能按楷书的笔法结构写,不能点下面写成横折,从篆书的结体,“之”字头上是三笔相交,像个三岔路口,写成三点也行,就是不能写成点横折捺画。“必”字(见图51)隶书写法不能从楷法,写成“心”字头上一把刀,而应该从篆法,表示分开的意思。
  
  (2)“山”字与“出”字的比较。重点是“出”字(见图52)不是两个“山”的叠加,出的本意是一只脚从凹处跨出来,中间的一竖不能断开,断开就等于把脚腿给斩断了。而“山”字(见图53)中间的一竖则不能捺透横画。
  
  (3)“左”字与“右”字的比较。左与右在张迁碑里没有明确的字体,但有类似于左和右的结字特征,如“在”字(见图54)就是“左”的字符特征,在结字技法上表现为横短撇长,而且左撇为主笔,短横不带波磔;如“有”字(见图55)具有“右”字的技法特征,在结字技法上表现为横长撇短,长横为主笔,而且带波磔。
  
  (4)“王”字与“壬”字的比较。这两个字在隶书书写上难写难辨认,通过张迁碑局部字符的理解,我认为“王”字上两横距离稍紧一些,而“壬”字的三横大致均匀。如“王”字(见图56)、“赁”字(见图57)的“壬”部。
  
  (5)“日”字与“曰”字的比较。这两个字在楷法和篆法中都比较明显,就是隶书把汉字变得扁平之后,“日”字与“曰”字的字形变得模糊了。其实,只要从篆法就不难发现,“日”字虽然由圆到方,却从没有缺口;“曰”要说话,左上角留有出气的地方。如“日”字(见图58),就是全封闭写法,“晋”字(见图59)下面的“曰”字有开口。等等。
  
  其它一些易写易辨的独体字的结字技法就不再一一列举。
  
  四,《张迁碑》的结体特征在书法创作中的运用。
  
  书法创作是需要动用大量书法信息储备的综合行为,即需要“笔法,字法,墨法,章法”诸要素的。就“字法”这一项的投入,我认为应该把握好以下方法:
  
  一是集字法。选定创作内容之后,要在《张迁碑》里检索需要的字,然后提取这些字,并深入临摹,最后进行意临。
  
  二是拼字法。对《张迁碑》里无法查到的字,再利用偏旁部首和局部笔画组合成新字,这样,既有利于锻炼组字能力,又不易失去古法,还能提高书家的艺术想象力。
  
  三是查字法。以上两种方法中都找不到的字,我们就要在其它汉碑里去寻找。先在与《张迁碑》风格相近的《西峡颂》里找,再到《鲜于璜》中找,实在找不到的话,就在《好大王》里找,直到找到为止。
  
  四是借字法。以上三种方法里都没有找到的字,就要在隶书字典里借字,主要是借字典里所需字的结体(布白,间架),然后用习练到的《张迁碑》的笔法特征,熟悉的结体技法及《张迁碑》笔势,气韵,神采等特点,加以完善创作,直至创作出一副比较满意的书法作品。
  
  书法创作各人有各人的方法,不必强求一律,而应该因人而异。特别要注意在创作时,遇到重复字就无所适从,无从下手。正确的方法是求变和创新,在求变和创新中寻找突破口,因为,创作就是创新,而不是临摹。在笔法和体势上稍加变化,就像“之”字的十五种写法一样,向古法学习。更不要在原帖的错别字里寻找变化。《张迁碑》的错别字很多,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是错别字,我们只能在拼字法中加以运用。同时要避免创作时在一副作品里繁体字和简体字混用。
  
  总之,对自己要求越高,创作的境界就会越高;对自己要求的越严,艺术的道路就会走得越远!
  
  附图例:





  
  参考文献资料:杨代欣主编的《中国书艺技法大典》
  
  白砥主编的《汉张迁碑及其笔法》
  
  卜希旸著的《隶书写法》
  
  《书法导报》的有关文章
  
  (2009年1月28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追溯源头融汇多种传统艺术 锻造风格关注多元文艺思潮
下一篇:书法艺术的技巧特征是书法创作的审美形式